您的位置 首页 姓名常识

刘伯承的眼睛(一秒带你了解里面的秘密)

刘伯承的眼睛(一秒带你了解里面的秘密)本文摘自郭、著《往事亲历》,凤凰出版社,2009年5月刘太行:普通学校是建国后四川中部第一所革命党人办的军校,所以很受关注。当时学校第一组有400多名

刘伯承的眼睛(一秒带你了解里面的秘密)
生活常识
本文摘自郭、著《往事亲历》,凤凰出版社,2009年5月
刘太行:普通学校是建国后四川中部第一所革命党人办的军校,所以很受关注。当时学校第一组有400多名学生,我爸被分到第二组的一个班。此时的他已经换上了黄绿色立领、紧身的新制服,头发也成了平头,完全是一个英武威严的军人。
父亲喜欢阅读古今中外的军事书籍,如孙子兵法、吴起、刘伯温等人。后来听他说他当时能出口成章。
毕业后,他被分配到熊克武的军队里当实习生。当时,熊克武是蜀军的第一任师长。不久,他以排长的身份参加了袁战争。发生了一场残酷的战斗,弹片横飞整个阵地,浓烟弥漫空中,几次攻击都失败了。终于,父亲挥起大刀,喊杀,再次冲锋。士兵们鼓足勇气,蜂拥而上,终于占领了敌人的阵地,于是他被火线提拔为连长。
后来父亲参加了保国、保法、为袁打仗的战争。他在巴山和蜀水之间作战,打了许多胜仗,屡立战功。他的军事才能和无畏精神不断展现。他也为此付出了代价。他几次险些丧命,一只眼睛失明。所以在四川军界,他被称为“瞎刘”、“独眼将军”。
记者:美国女作家史沫特莱在《伟大的道路》一书中,有一段关于朱德和你父亲一起参加革命的回顾,说:“人们走的是不同的道路。有的人不悔改就成了军阀;有的人与军阀陷入泥潭,但最终找到了新的革命道路;有些人看到了新的道路,却无法自拔,因为过去被毒害太深。许多国民党士兵成了新的军阀。我和刘伯承发现并走上了一条新的革命道路。”刘帅在最终加入共产党之前,是四川著名的将军,曾任川军团长、前敌司令。在国民革命军,他是第15军的军长,是老军中有名的有受益权的高级军官。那他为什么在1926年加入共产党
刘太行:有一天,当我父亲走在路上时,他突然听到一个老人吓着了哭泣的孩子,说:“再哭一次!刘《荀子》把你带走了!”孩子立刻停止了哭泣。父亲心里很不高兴,“刘瞎子”的名声居然被当成恐吓孩子的工具!这件小事让他很苦恼。我父亲过去常说他不想陷入混乱。他常常感叹,毕竟双方交兵是不得已而为之。尤其是当他回忆起被双方践踏的庄稼和受伤的人时,心里更是难受。
1923年,父亲领导了一场与北洋军阀的激战。就在他接近敌线察看地形的时候,敌人的一颗子弹打中了他右腿的动脉,右腿肿了,流了血,然后就不省人事了,就被送到成都治疗,然后休息。那是他遇见吴的时候。吴把他介绍给认识。他们几乎天天见面,评论时局,讨论中国未来,讨论救国方略。从政治到经济,从社会到生活,从外交到军事,一直到社会主义。父亲的思想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开始从民主主义者转变为共产主义者。
当然,在政治方向的选择上,父亲是非常谨慎和认真的。他先后阅读了大量的马克思主义书籍,认真研读,对中国革命和未来的道路进行了深刻的思考。他说:“我觉得一看到国旗就把自己扔下去太不对了。因为对各派不是很确定,所以在努力深入学习,将来一定能确定它的路。”经过两三年的学习、考察和深入思考,经、吴介绍,于1926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银圆上的“梁山”
“我父亲入党的时候,家庭状况已经很好了,但那时候他失去了所有这些财产.何长工在谈到父亲如何走上革命道路时,曾非常幽默地说:‘刘帅入党不容易。他口袋里揣着银币上山了。”
他惊呆了,跟我爸说我没亏待你,把你埋在山里。爸爸告诉他,我根本没死。
记者:据说是一个德国医生给你父亲治了眼外伤。他做了一次没有麻醉剂的手术。医生非常感动,称你父亲为军神
刘太行:那时候我父亲是瞎子,袁世凯政府还在到处抓他,他就到处跑。因为伤口的肉开始腐烂,没有办法了。他的一个副官找到一张洗衣单,把他从涪陵抬到重庆。后来去了德国人开的“宽人医院”(现在重庆医学院第二附属医院),请了一个比较好的医生——,德国医生,治疗眼睛。
手术过程中,他问医生:“麻药对我的大脑有影响吗”
医生说:“当然有影响。”
他说:“那我手术就不用用麻药了。”
当时,小医院的设备相当简陋。为了保护大脑,刘伯承拒绝使用麻醉剂。当时医生一刀一刀把刚长出来的腐肉切开,每次切开都疼的很厉害,难以忍受。但父亲一直坐在那里,一动不动,手术前后做了三个多小时,脸色不变色。穿好衣服后,医生看到他拿着的椅子把手被汗水浸湿了,问他疼不疼。父亲说:“没什么。我刚切了74刀。没什么!”
医生诧异地问:“你怎么知道的”他说:“你每次拔刀,我都会背下来。不能错,不能错。”
他总觉得自己靠脑子,对脑子不好的话,他绝对不会做,所以手术不需要麻醉,我相信。后来医生举起大拇指说:“了不起,了不起,你才是真正的中国英雄,你才是武神,武神!”
记者:但是后来你父亲双眼失明了。具体原因是什么
刘太行:老实说,我父亲的失明意味着阅读过量。
大约在1965年,当他访问中苏边境时,他每天都看书。我和我妈劝他读,后来视力突然下降。他也患有青光眼,但是东北的两个医生误诊了他,说他老了视力应该会下降。青光眼发作时他呕吐,特别厉害。后来回到北京,去北京医院做手术。医生告诉我手术一定是瞎的。手术后能看一点点,不到一年就能完全看出来不见了,只剩下光感了,哪儿亮他知道,但是什么也看不见。从那以后眼睛就瞎了。
  记者:对于一个军事家、指挥家来说,双目失明是非常残酷的。那时候您父亲已经73岁了,刘帅双目失明以后,精神状态怎么样
  刘太行:直到眼睛看不见了,他还经常跟我们说,将来打起仗来我可以当个参谋——为了这个还跟医生谈了很多次。我们觉得他已经70多岁快要80岁的人了,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他还跟医生讲,你把我眼睛治好给我放大镜,有放大镜再拿着地图我就可以给主席或者给总部当个参谋。
  刘伯承的“敌进我进”
  1937年9月6日,雨丝轻轻敲打着人们的脸颊,在陕西省三原县石桥镇,刘伯承师长站在检阅台上高声宣布:“今天是我们八路军第一二九师宣告诞生的日子。”上万个声音随着一个声音宣誓:“不把日本强盗赶出中国,誓不回家!”气壮山河的声浪久久回荡在黄土高原的长空。
  不久,刘伯承亲自率领一二九师指挥所和七六九团组成的先遣队,浩浩荡荡,东渡黄河,向晋东南抗日前线进发,开始了创建太行山抗日根据地的新时期。
  记者:1942年麦收季节,日军突然对太行山发动规模空前的五月“大扫荡”,在艰苦的转移突围中,八路军总部机关遭到重创,左权副总参谋长牺牲。6月上旬,日军又发起对太行山南部的重点攻势,矛头直指一二九师师部。但是经过四昼夜艰苦奋战,您父亲率领第一二九师却胜利突出日军合围。冈村宁茨说,此次“扫荡”唯有一个“刘伯承集团”没有受损,日后定当多加注意。
  刘太行:当时对一二九师的突围他就有三个设想:一个上策,一个中策,一个下策。
  作为他来讲,当然希望是上策。所谓“上策”,是指当日军围过来的时候,我们的主力兵团和机关一起,想方设法从敌人包围的缝隙中,尤其是从部队和部队结合的空地中穿出去,然后绕到日本鬼子后面打,这是上策。
  中策就是在日本鬼子包围的过程中,没有找到空隙,但是自己要制造条件,插开空子,然后钻出去。典型的就是经常用小部队去袭击日本鬼子,抓住日本鬼子想消灭共产党的心情,日本鬼子一“围剿”,就出了空子,在这种情况下突围就是中策。
  下策呢,就是死命抵抗,换句话说就是“敌进我退”,到最后没地方退了,周围就全都是敌人,这是下策。他在指挥整个反五月“大扫荡”的时候,这个起了很大的作用,一是准备得较早,在发现敌人进攻的时候就开始准备,等敌人到了的时候我们已经准备好了,很早就离开了原有的师部,日本鬼子还以为师部还在那儿呢,“围剿”当然扑了空。
  日本鬼子对一二九师真正的“扫荡”是从6月9号开始的,但是他从5月21号、22号就开始行动。这是第一个特点。第二个特点是对将来被“围剿”所遇到的结果进行了预计,实际上讲了三个结果,但是仍然要向着第一个结果努力。当时日本鬼子有一万五,但是爸爸只有两千来人,其中还有七百多参谋人员。他自己带了一个小部队在前面探路侦查,比较大的部队留在后头。但是拉的距离稍微大了一点,再加上当时指挥大概也不太灵便,结果本来应该按时走的梯队晚了20分钟。晚了20分钟就走丢了。
  当时我爸爸他们的部队马上就可以出去了,但是他就是不走,人家劝了他三四个钟头,他还是不走。他说这么多人,都是共产党培养出来的,把他们丢了,我怎么向党交代啊!后来找到了后面的部队,才都冲出了口子。
  记者:在反“扫荡”过程中,刘帅提出了“利害变换线”的理论,可以说是抗日战争中非常重要的精华理论,就是对于交战双方利害两种对立因素互相转换的分析,您能说说当时是怎么提出这个理论的吗
  刘太行:爸爸讲了一个 “利害变换线”。敌人将要围你的时候,就有这样一条线。因为敌人的“围剿”不是围得很死,它总是各个部队向中心围集。“围剿”,一开始是很疏散的,而包围圈越来越小也就变得越来越密集了。但是再密集也总是有缝隙的。如果你侦查工作做得好,行动迅速,你完全可以找到这个缝隙钻出去。因为战争的情况千变万化,总是有各种情况在变化,跟不上变化就会上当,所以就得应变。这些理论都是爸爸亲自考察实践作出的判断。
  我记得当时有个上将,叫李聚奎,他讲有一次在前线,他们离日本鬼子很近,都看见日本鬼子的胡子碴了,我爸爸还在那儿看。当时李聚奎是个副旅长,就从山上把他拉下来,我爸爸还讲,把我拉得摔倒了。他很勇于实践,经常到第一线去,所以才能掌握这么多的敌情。
  记者:您父亲是众所周知的常胜将军,在一般人眼中,大家都认为他是军事天才,关于他的制胜谋略、克敌妙法,我觉得与他对战争理论的研究和博览群书是有非常密切的关系的。抗战时期,您父亲提出了一系列战争理论,有效地打击了敌人。据说他曾在那一阶段翻译过军事专著,还阅读了大量军事理论书籍。
  刘太行:其实我爸爸早在抗日出征前夕,就在自己的日记中记述道:“我想看的书:《国际七次大会报告及决议》《社会科学》《辩证法》《经济学大纲》等。”父亲一向主张打仗要用脑子,他说:敌我斗争,不仅是军事力量的比赛,而且是政治、经济、文化全部力量的决斗。不仅斗力,更主要的是斗智。
  他注重对部队进行军事理论的培养。在辽县时,在一间半窑洞式的房子里,我爸爸经常在昏暗的煤油灯下,聚精会神地伏案疾书,常常是通宵达旦,彻夜不眠。在短短的10个月当中,他撰写和翻译出一系列关于游击战的最新论著和译作,大概有近10本。
  记者:在抗日战争初期,您父亲有关“敌进我进”的理论就是这时候提出来的吧
  刘太行:爸爸是非常勤奋的人。在战争中那么忙碌的情况下,除了每天打仗转移,他从来不忘学习,不忘研究日本帝国主义打仗的形势、地形和气候,在这方面他是下了很大工夫的。实际上,在抗日战争期间,他写了大量这方面的文章。正因为他对日本帝国主义,对当时的敌情、气候和各种情况研究得比较透彻,所以在1940年的七八月份,在黎城召开的高干会议上,提出了“敌进我进”的问题。在当时,这种提法与井冈山毛主席提出的“敌进我退”是相反的,但是父亲经过论证认为有道理。因为日本人打仗和国民党完全不一样,国民党打红军,红军当然要跑,日本鬼子战术完全变了,他们围,把八路军包围起来步步紧逼,像用梳子篦,在这种情况下再讲敌进我退,根本就无法生存。
  后来到延安去了,见到毛主席,毛主席跟他说,你这个“敌进我进”提得好!
  12下一页
  中共重庆地委(四川省委)军委委员、泸顺起义总指挥(军长)刘伯承。图为1926年刘伯承入党后不久,任中共重庆地委军事委员会委员时的留影。(刘伯承同志纪念馆供图)
  “神威罕及惟关将,圣手能医说华佗。”凡是读过《三国演义》的人,都知道一代名将关羽刮骨疗毒的故事,关羽的意志力让人惊叹。
  “《三国演义》毕竟是文学作品,难免有虚构的成分。然而,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军事家刘伯承元帅,却在重庆留下了一段比‘刮骨疗毒’更加惊人的真实故事,并因此被誉为‘军神’。”近日,刘伯承同志纪念馆管理处文物科科长付世权向我们讲述了刘帅“军神”称号的来历。
  不幸受伤的川军将领
  时光回溯到1915年12月底,袁世凯公然宣布复辟帝制。为保卫辛亥革命成果,孙中山发表《讨袁宣言》,号召全国人民起来斗争。
  1916年初,刘伯承奉孙中山之命回到四川,组织武装起义。“当年3月20日,为响应云南护国军入川,刘伯承指挥川东护国军第四支队在丰都与北洋军阀部队激战。敌军人数是护国军数倍,战斗进行得十分激烈。”付世权介绍,刘伯承奋勇当先,亲临第一线指挥。不幸的是,在攻打城门时,遭到敌人疯狂射击,刘伯承连中两弹,一颗擦过颅顶,另一颗击中右侧太阳穴,从右眼眶飞出,刘伯承当即昏倒在地。
  当刘伯承从昏迷中苏醒,发现自己躺在死人堆里。他感到身体难以动弹,又闭上了眼。好在天黑之后,几位护国军士兵在乱尸中找到了他,将他抬进城里邮局内休息,又敷了些草药,对他进行了简单救治。
  当时,重庆北洋军阀当局在各地张贴榜文,悬赏捉拿刘伯承。刘伯承在涪陵隐蔽了一个多月。后来,等到对革命党人的清查逐渐松弛下来后,他才秘密来到重庆治疗,藏匿在王尔常兄弟家,但却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
  由于早期没有得到很好的治疗,刘伯承的眼伤日益恶化,如果不尽快动手术剔除眼眶内的腐肉,后果难以想象。
  拒绝麻醉,震惊医生
  军阀对革命党人的清查逐渐松弛下来后,刘伯承才决定开始寻找医生治疗眼伤。经过多方打听,刘伯承在重庆临江门找到一家私人诊所。当时诊所里的沃克大夫是一位曾经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德国军医,经验丰富,尤其擅长外科手术。但这位医生很有个性,遇到伤病员畏痛呼喊,便十分鄙夷,甚至冷嘲热讽,让人下不了台。
  经过仔细检查,沃克大夫发现刘伯承的伤势十分严重。而眼眶这个位置,由于内部的血管、神经都非常复杂,手术中稍有不慎,就会发生意外。沃克大夫经过深思熟虑,慎重地提出了手术方案:先去除腐肉,施行全身麻醉,做好输血、输氧等急救准备;等眼部伤口愈合后,再安装假眼。
  手术前一天下午,沃克大夫来到刘伯承面前,对他进行手术前的最后检查。检查完毕后,刘伯承突然问道:“打了麻醉药,以后对大脑神经功能是否会带来不好的影响”
  听到这个问题,沃克大夫愣了一下。看到沃克大夫这样的反应,刘伯承也陷入了沉默,过了好一会儿,他抬起头对沃克大夫说,自己以后还要工作,这次手术就不用麻醉了。
  听了刘伯承的要求,沃克大夫大吃一惊,连声嚷道:“啊!不行!绝对不行!不麻醉简直是异想天开!这种手术我是不敢做的。万一发生了意外怎么办我的诊所以后还开不开”
  见医生不肯冒险,刘伯承再次坚定而恳切地说道:“沃克大夫,请您放心好了。不管发生什么意外,我不会要您承担任何责任。”
  沃克大夫仍然连连耸肩,摇头说道:“真的吗真叫人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即使我敢做,你也受不了!”
  就在双方僵持不下之时,刘伯承的三弟刘叔禹前来探望他。看到三弟进来后,刘伯承忙喊道:“老三,你来得正好!你记住,这次沃克大夫给我做眼睛手术,是我一再要求不用麻醉的。不管发生什么事,全部由我本人负责,与沃克大夫没有任何关系。”刘叔禹点头答应了。沃克大夫想了一想,做出了让步:“刘先生,不全身麻醉,就局部麻醉吧。不然,你会痛得受不了的。”
  面对沃克大夫的退让,刘伯承依然坚持自己的观点。无奈之下,沃克大夫只好把刘叔禹叫出去,向他强调使用麻药的必要性。但当刘叔禹回到病房,向刘伯承转达沃克大夫的观点时,刘伯承依然坚持己见,坚持不用麻药。
  面对固执的大哥,刘叔禹叹了口气,走出门外,对沃克大夫原原本本地转达了刘伯承的要求。听到刘叔禹的话后,沃克大夫长叹一口气,答应了刘伯承的请求。
  72刀见证“军神”的诞生
  翌日,刘伯承来到了手术室。面对这个固执的病人,沃克大夫苦笑着说:“我从欧洲到亚洲,为白种人、黄种人做过成百上千例手术,像刘先生这样手术不用麻醉的,我还从来没遇到过。”
  听到沃克大夫的话,刘伯承摆了摆手,坦然地说:“沃克大夫,那就请你在我这个中国人身上做一次试验吧。”说完这句话,刘伯承便躺上了手术台,准备迎接手术。
  手术的第一步是清除腐肉。沃克大夫在他眼部划了一刀,刘伯承猛然震动了一下,不由得狠狠地咬住了手帕,捏着床单的手上暴起了青筋。
  “可以吗?”沃克大夫担心地问。面对沃克大夫的关心,刘伯承微笑了一下,镇定地说:“可以,你继续吧!”
  听到刘伯承的回答,沃克大夫继续投入到手术之中。随着手术的进行,沃克医生的额头沁出了又细又密的汗珠,刘伯承则紧紧地咬着手帕,捏紧床单,一声不吭,浑身汗如雨下。
  三个小时后,这台手术才宣告完成。不知是疲劳还是紧张,沃克大夫觉得自己差点虚脱了。但他依然不忘对刘伯承说:“刘先生,我真担心你会晕死过去。”
  刘伯承带着疲惫的微笑说:“怎么会呢我一直在数你下了多少刀呢。”
  沃克大夫惊呆了:“是吗多少刀”
  “72刀。”
  听完刘伯承的话,沃克大夫失声叫道:“上帝啊!您哪里是人,分明是一块会说话的钢板……”
  当时在手术现场陪伴的王尔常先生后来写下关于刘伯承元帅的回忆文章,对刘帅的英雄气概叹服不已:“昔华佗之疗关羽也,服以全身麻醉之麻沸散,仅施刀于臂耳。将军两次疗伤,余皆亲侍左右,目睹其沉雄坚毅,令西医瞠目,非超关羽千百倍乎”
  后来,经过几个月的治疗,刘伯承的眼伤痊愈了。由于已经和沃克大夫成为了朋友,刘伯承在离开前也把自己的身份告知了沃克大夫。从此,沃克大夫一有机会,便会向人提起这次难忘的经历,他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说:“这个刘伯承,不仅是个标准的军人,而且简直可以说是个‘军神’!”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知百科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anqunjs.com/32352.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6477906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