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姓名常识

拿破仑的东方元帅(悄悄告诉你这里面的秘密)

拿破仑的东方元帅(悄悄告诉你这里面的秘密)?瞬间蒸发,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一个几乎没有人的小镇,一座低矮的尖顶建筑,单调而重复的灰色,偶尔几面有点绿叶的墙像重土一样被抽干,让人有种说不出的压

拿破仑的东方元帅(悄悄告诉你这里面的秘密)
ネ盽?
?瞬间蒸发,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
一个几乎没有人的小镇,一座低矮的尖顶建筑,单调而重复的灰色,偶尔几面有点绿叶的墙像重土一样被抽干,让人有种说不出的压抑。
沿着小镇走,虽然懂一点外语,但没有勇气找人确认。这是哪里?空气中弥漫着潮湿的空气,伴随着微弱的叮当声,让我觉得很奇怪。
没有了那些熟悉的声音,哨子和电子嘟嘟声消失了,有一种来自木头积压的噪音。偶尔有一两个金属动作只是锤子砸铁板的叮当声。
在潮湿寒冷的砾石路上,有几个穿着奇怪衣服的人。看他们,好像是18世纪的欧洲人。灰色的衣服充满了土气,人和衣服完全浸在土里。他们觉得脏,但不应该脏。
“吱——嘎嘎”沉闷而刺耳的* *划破了死寂,是一扇木窗!一扇虚掩着的木窗在深灰色的墙上微微晃动。
原来是木窗里传来的奇怪叫声。我想向身边的人宣布这个发现,这样我就可以找机会和这些冷冰冰的人说话了。然而,没有人注意我,我穿着奇怪的衣服。当然,和他们的衣服比起来,我也不算太陌生。我也这么认为也许世界本身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啪——”沉闷的寂静中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从我身边经过的人等了一会儿,虚弱地看了一眼声音,是一面——的旗帜
一面绣有鸢尾的旗,鸢尾——,法国国花,是绣有法国国花的旗吗?是法国波旁国旗吗?这些人看起来还是有值得关心的地方,但是他们的注意力却以频频摇头而告终。
这面旗怎么了?我有点迷茫。但是不知道怎么来的。
我举手看了看手表。3点15分,几分钟前在东方明珠,和李娜洽谈国际外贸订单。我怎么一瞬间就到了这里?
“咔嚓!Ta!哎!”急速的撞击打破了寂静,我迅速的寻求成名。
有两匹马,两匹飞奔的马沿着寂静的石子路飞奔,镇上还有马?这是一辆马车,“Fabrikasindrama Push ——”是司机,他在大声喊着什么。
“不推达摩人力车阻碍拉玛?捏造的德拉马尼埃?”
法语?“让开?”
两匹飞奔的马飞快地向我扑来,我终于看清那是一辆马车。一个金发男子睁大眼睛盯着我。“法布里卡辛戏剧推3354。”
“让开!就是让开!”我终于认定那个金发男人会说法语,看着他歇斯底里的哭,我赶紧从身上爬下来,跳了出去。
“咔嚓——咔嚓——咔嚓——”,马车迅速从我的视野中消失,我不禁松了口气,“该死!这到底是哪里?”
我正在冥想的时候,突然闻到一股淡淡的水兰香味。气味?我抬头寻找香味的来源,香味似乎从我身后飘来?
“你是谁?你是天使吗?”我还没转过身,一个女生的声音把我灌醉了。
终于有活人了!我确定法语的发音是从后面来的,有点老,但是听起来问题不大,但是她说了什么?天使?我转过声音,看到一个西欧女孩。
我看着这个女孩。她有一双闪亮的蓝眼睛。这双眼睛很抢眼,但是除了这双眼睛,她的打扮是——
她穿着一条紧身的丝绸裙子,有一种微微溢出的感觉。她手上的长白手套并不奇怪,但是她手上的花伞是——,十八世纪的精致伞?
“是天使吗?”女孩睁大眼睛看着我。“你是天使吗?”
“什么天使?没见过穿越吗?大惊小怪!”我看了一眼这个傻傻的法国女孩,继续看着周围的环境。
十有八九发生了那种神奇的穿越,我自己数了数,也没什么意义。我是怎么穿越的?但是穿越需要理由吗?好像没必要。当然,我希望是有原因的。我不喜欢乱七八糟的东西。
可恶!虽然我想去欧洲旅行,但我不想这样做。这次旅行省钱。我掏出钱包,看了看里面的现金,轻轻啐了一口。现在我要做最坏的打算。真的是穿越了。我想说服自己。
“哼!别说了!”目前,女孩轻轻跺着脚,似乎很生气。她撅着嘴,转身离开。
“不要!”很难找到还活着的人。她怎么能这样离开?想到这里我连忙追上半步,“对不起!对不起!善良美丽的姑娘!你等一下!你能告诉我这是哪里吗?”
2月22日——1786枫丹白露距离巴黎65公里的城镇是哪个?
天哪!当我从这个女生身上找到答案。我彻底崩溃了,我居然要穿越,而且还是带着时空,这是传说中最强大的四维时空穿越。幸运的是,我没有带不同的大陆。但是——该怎么办呢?
我把钱包塞回口袋,没用。
“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出现的吗?突然之间,你还在发光吗?”女孩在我面前继续喋喋不休,她一脸疯狂的样子,挥手示意,我不禁叹了口气。难怪这个时代的小说家都无法创造出这么伟大的概念,但她刚才就在我身边。她只是盯着我?为什么我没看到?
我盯着突然出现在我面前的女孩。真是不可思议。
最后,静止的空气中有一阵风,镇上似乎有了更多的动静。冷风吹在我的脸上,凉爽而飘动。
等等,——,我突然意识到现在是1786年,这是法国——,法国大革命——,“拿破仑!”我忍不住大叫一声,赶紧去找随身携带的工具。
“没有不好!太好了,可以省去很多麻烦,当然也会带来很多麻烦。”我深吸了一口气,
小心翼翼地启动太阳能掌上电脑,1786年,我刚刚安装了这段历史——
找到了!1785年11月3日,拿破仑前往拉费尔炮兵团任职,军衔为少尉。这个拉费尔炮兵团在枫丹白露——。是这个吗?这里? “这是什么?”
  “掌上电脑!”我不耐烦地回答着,或者叫做小型资料库,当然其实光有资料也没有太多意义,并且里面也没有太多资料,我这样和自己解释,也算是这样给自己安慰。
  “掌上电脑——”女孩一字一句重复着,她似乎在脑海里拼命构建这个词组的意义,
  最后她还是问道,“是什么?”
  “这是上帝的魔法盒子。见鬼!能不能问点高级的问题?”
  “哼!就算你是天使,就了不起么!”小女孩一噘嘴抱怨起来,她那双瞪着我的眼睛中没有18世纪矫作的高贵,却透着启蒙思想熏陶后的无畏。
  “靠!我是天使!你居然敢和我顶嘴?你不怕我把你变成——变成——”虽然我现在有些烦乱,不过我逐渐稳定下情绪,穿越了——看来真是穿越了,现在怎么办?拿破仑就在这个年代,不过——我自己要靠什么在这里活下去?“对了,美丽的姑娘,告诉我——”
  “这是什么?”小女孩抢先了我的问题。
  一瞬间蒸了,来到了一个陌生的世界——
  一个几乎没有人的小镇,低矮的尖顶小楼,单调重复的灰沉沉,偶尔几堵泛着少许绿意的墙面也抽干似的土沉沉的,让人有一种说不清的压抑。
  沿着小镇行走,我虽然会一点外语,但我却没有勇气去找人确认,这到底是哪?空中弥漫着潮湿的空气,伴着隐约中传来的叮当声,我感觉这一切有些怪异。
  没有那些熟悉的声音,汽笛与电子的蜂鸣声荡然无存,这里充斥一种木质积压出的噪声,偶尔传来的一两声金属的动静也只不过是铁锤撞击铁板的叮叮声。
  潮湿阴冷的石子路上走着几个奇穿异服的人,看着他们的样子似乎是十八世纪欧洲人,灰色的衣服积着沉沉的土气,人与衣服完全陷入泥土中一般,感觉不应该脏,但却很脏。
  “吱——嘎嘎”沉闷而又刺耳的呻吟划破了死寂,是木窗!黑灰色的墙面上一扇虚掩的木窗微微晃了一下。
  这原来是木窗出的怪叫,我本想向周围的人宣告这个现,以便和这些冷冷的人们找一个开口说话的机会。然而没人理会我这个奇装异服的人,当然相对于他们的衣服我也不算太奇怪,应该是这样吧,或许这个世界本身也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事情。
  “啪——”死寂的沉闷中又传来一个奇怪的声音,从我身边愣愣路过的人们有气无力瞄了一眼出声音的东西,是一面旗子——
  一面绣着鸢尾花的旗子,鸢尾花——法兰西的国花,这是一面绣着法兰西国花的旗帜?难道是法兰西波旁王朝的国旗?这些人似乎还是有关心的东西,不过他们的关注都是以频频摇头结束。
  这旗子怎么了?我有些不明白。不过更不明白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我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手表,3:15分,几分钟前我还在东方明珠,和李娜协商一份国际外贸订单,怎么一瞬间就到这里了?
  “嗒!嗒!嗒!”急促的撞击声闯进了寂静——我连忙寻声望去。
  是两匹马,两匹飞奔的马沿着沉寂的石子路飞急奔,小镇上有马?这是一辆马车,“法不瑞卡辛德拉玛呢推——”是一个驾车的人,他在高声喊着什么。
  “法不瑞卡辛德拉玛呢推?Fabrineti╡?”
  法语?“让开?”
  冲扑而来两匹奔马很快来到我的面前,我终于看清了那是一辆马车,一个一头金的男子瞪大了双眼死死盯着我,“法不瑞卡辛德拉玛呢推——”
  “让开!是让开!”我终于确定金男人说的是法语,看着他歇斯底里的狂喊着,我连忙匍下我的身体,猫腰蹿了出去。
  “嗒——嗒——嗒——”擦面而过,马车很快从我视野中消失,我不由又透了一口气,“活见鬼!这究竟是哪里?”
  正当我沉思的时候,我忽然闻到一种淡淡的水兰花的清香。香味?我抬头寻找香味的来源,这香味似乎是从我身后飘来的?
  “你是谁?你是天使么?”还没等我转过身,一个女孩的声音喝住了我。
  终于有活人了!我确定了身后传来的是法语的音,有点古老,但听起来问题不大,不过她说什么?天使?我转过声,看清眼前是一个西欧女孩。
  我打量着这个姑娘,她有一双忽闪忽闪的蓝眼睛,这双眼睛很能抓人眼球,不过除了这双眼睛,她那身装扮——
  她穿着一条长丝裙,丝裙腰部收得很紧,胸部被挤迫着,一种微微倾溢的感觉。手上那长长的白色手套倒不算奇怪,只不过她手中的那个花伞——十八世纪的玲珑伞?
  “是天使么?”女孩瞪大了眼睛看着我,“请问您是天使么?”
  “什么天使?没见过穿越么?大惊小怪!”我瞄了一眼这傻呵呵的法国妞,继续打量着周围的坏境。
  十有是生了那种神奇的穿越了,我自己这样合计着,可是没道理,怎么穿越的?不过穿越又需要理由么?似乎都不需要,当然我希望存在某种原因,我不喜欢糊里糊涂的事情。
  ***!虽然想到欧洲旅游,也没有要这样来吧!这路费省的,我掏出钱包,看了看里面的现金,轻啐一口,现在要做好最坏的打算,真是穿越了,我想说服自己。
  “哼!不说就算了!”眼前女孩轻轻蹬了一下脚,似乎生气了,她一嘟嘴转身就要离开。
  “别!”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还算有生气的人,怎么能让她就这样离开?想到这里我来连忙赶上半步,“对不起!对不起!善良美丽的姑娘!您等一下!能告诉我这是哪里?”
  耶稣公元纪年——1786年2月22日,枫丹白露——距离巴黎65公里的那座小镇?
  天!当我从这个女孩口中找到答案。我彻底崩溃了,我居然真得穿越了,而且还带时空的,是传说中最强大的四维时空穿越,幸好没带异世界大6。不过——我该怎么办?
  我颓然地将钱包塞回口袋,这个也没用了。
  “能告诉我你刚才是怎么出现的?一下子就那样,你还闪着光?”女孩继续在我面前喋喋不休,看她抽疯似摆动着手比划着,我不由叹了一口气。难怪,谁让这个时代的小说家还不能创造穿越这么伟大的概念,不过她刚才就在我附近?她刚才一直盯着我?我怎么没看见。
  我盯着眼前忽然出现女孩,这一切真不可思议。
  静滞的空气中终于漾起了一阵风,小镇似乎有了更多的动静,冷冷的风吹拂着我脸庞,凉飕飕的,飘荡荡的。
  等等——我忽然意识到什么现在是1786年,这里是法国——法国大革命——“拿破仑!”我不由失声叫了起来,我连忙在身上搜索我随身携带的工具。
  “没有坏!好极了,可以省去不少麻烦,当然也会带来不少麻烦。”我深深吸了一口,
  小心翼翼启动太阳能掌上电脑,1786年,我刚装了这一段历史——
  找到了!1785年,11月3日,拿破仑到拉费尔炮兵团赴任,军衔少尉。这个拉费尔炮团就在枫丹白露——就是这?这里?
  “这是什么?”
  “掌上电脑!”我不耐烦地回答着,或者叫做小型资料库,当然其实光有资料也没有太多意义,并且里面也没有太多资料,我这样和自己解释,也算是这样给自己安慰。
  “掌上电脑——”女孩一字一句重复着,她似乎在脑海里拼命构建这个词组的意义,
  最后她还是问道,“是什么?”
  “这是上帝的魔法盒子。见鬼!能不能问点高级的问题?”
  “哼!就算你是天使,就了不起么!”小女孩一噘嘴抱怨起来,她那双瞪着我的眼睛中没有18世纪矫作的高贵,却透着启蒙思想熏陶后的无畏。
  “靠!我是天使!你居然敢和我顶嘴?你不怕我把你变成——变成——”虽然我现在有些烦乱,不过我逐渐稳定下情绪,穿越了——看来真是穿越了,现在怎么办?拿破仑就在这个年代,不过——我自己要靠什么在这里活下去?“对了,美丽的姑娘,告诉我——”
  “这是什么?”小女孩抢先了我的问题。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知百科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anqunjs.com/32418.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6477906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