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姓名常识

媚娃的恶作剧(带你快速了解其中故事)

媚娃的恶作剧(带你快速了解其中故事)媚娃的声音我以后的后裔要承受我的血愿,你们的血管不可与外人的血搀杂。无论是巫师,龙,妖精,甚至是精灵。这样我的媚娃之美就能在每一代人身上得到体现,无论是

媚娃的恶作剧(带你快速了解其中故事)
ネ盽?
媚娃的声音
我以后的后裔要承受我的血愿,你们的血管不可与外人的血搀杂。
无论是巫师,龙,妖精,甚至是精灵。
这样我的媚娃之美就能在每一代人身上得到体现,无论是巫师、龙,
还是妖精,连精灵都逃不掉,这是你的财富,也是你的束缚。
如果你违背了我的遗愿,你将为此受到惩罚,失去我们家族的天然力量和我们家族最宝贵的资格。
但我毕竟是善良的,留下希望挽回你失去的,除非你的契约伙伴是你的血亲的后代,你的契约伙伴是你。
是现场直播吗
媚娃的声音
我以后的后裔要承受我的血愿,你们的血管不可与外人的血搀杂。
无论是巫师,龙,妖精,甚至是精灵。
这样我的媚娃之美就能在每一个后代身上得到体现,无论是巫师、龙还是妖精。
即使是精灵也逃不掉。这是你的财富,也是你的束缚。
如果你违背了我的遗愿,你将为此受到惩罚,失去我们家族的天然力量和我们家族最宝贵的资格。
但我毕竟是善良的,留有希望挽回你失去的,除非你的契约伙伴是你的血亲。
你的契约伙伴是你。
年轻的卢修斯放下了马尔福家族传下来的羊皮纸。
激起了一个讽刺的微笑:“媚娃,谁是同一个血统,永远不能成为对方的合同伙伴。
这个“希望”只是一个恶作剧!即使遇到了灵魂伴侣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马尔福家从来不缺情人!“把这张羊皮纸扔回他曾经呆过的地方。
媚娃血统的白金家族小继承人迈着优雅的步子离开了。
但是,亲爱的,这真的只是一个恶作剧吗
现在,刚刚成为父亲的白金贵族脸色铁青。
我完全忘了把贵族式的克制和疏离挂在脸上。白金贵族家庭仆人不少。
其中有很多巫师的魔法力量都很好。
只是那巨大的无盖魔法压力,让很多人小心翼翼的拔出魔杖,向魔法压力出现的方向潜行。
当第一个跟踪者被卢修斯发现时,这个人已经看到了他主人的最新图像。
很快,男巫师的脸上露出了对色迷迷的眼神。
白金贵族被这种赤裸裸恶心的表情看着,脸上流露出明显的杀意。
但他克制住了自己。这个人的魔法还不错。留住他也许有用。
花了好大力气才止住他的杀气,白金贵族冷冷地瞪了他一眼,拔出魔杖,指着他的喉咙——大嗓门!
“大家回各自的房间去。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出现!”虽然主人愤怒的声音如此明显以至于他们很惊讶,
但是每个人都没有任何门槛,所有出来探查的人都收起了他们的魔杖。
以最快的速度回到自己的房间。
然而,这个沉迷于媚娃魔法的男巫也发出了一些声音。
当然,失去理智的巫师自然不会乖乖地回到自己的房间。
这位极具战斗潜力的巫师非常迅速地跳了起来,试图向白金贵族施压。
注意到他动作的白金贵族们,不再想压抑刚才被压抑的愤怒和厌倦。
魔杖发出的绿光直射向巫师——阿瓦达自杀了!
巨大的冲击力会把巫师的尸体吹到几米外的地上。喧闹过后,
倒霉的巫师一动不动地躺在冰冷的地板上。
解除了心中的荒诞和不安,白金贵族迅速回到自己的房间。
想了一会儿,他说:“带着医生,找几个人来照顾我老婆,告诉她我最近很忙。
提前准备好我需要的日用品。如果我有特殊要求,我会告诉你。
平时不需要你的服务。现在,记住最重要的事情:郑重警告你,
除非被我召唤,否则任何人不得出现在我面前!”
白金贵族的命令响亮地传达给了马尔福家族的每个人。
在这个等级森严的庄园里,每个人都会服从主人的命令,没有任何门槛。
白金贵族一点也不担心人们看到他带来的麻烦。
其实如果有人看见他,他也不在乎。阿兹卡班有的是地方!
经过这一系列事件,白金贵族们几乎恢复了平时的平静和冷淡。
他低头看着那个让他的媚娃血统苏醒的婴儿——铂金色的胎毛是马尔福家族的象征。
雪白的皮肤,刚出生的宝宝真的不漂亮。
闭着的眼睛表明这个不安的小家伙睡得很熟。
温暖的
只见银甲千军之间,
风啸旗卷五门阵。
关下长枪破楼兰,
马走带血,沙走带骨沉。
以德报怨,何必以杀为善,以战为战!
不要在背后说闲话,死人会笑,棺材会跳。
【偷小尾巴的人每次考试都会不及格!】
经过这一切,他已经回到了白金贵族意识到这一点之前的床边。
心满意足地把小宝贝抱在怀里,一副渴望永不离开的样子。
对于这种不值钱的状态,白金贵族几乎绝望!
“卢修斯马尔福,你最好有充足的理由来说服我,否则我会让你尝尝愤怒的魔药的顶级魔药!
尤其是没有意外的时候,我应该在睡觉!“3分钟后,
魔药课老师特有的嘲讽冰冷的声音在马尔福老师的卧室里响起。
卢修斯回头看到一个戴着黑色眼罩的朋友,微微露出宽慰的微笑。
白金贵族们互相用魔杖引导着坐在沙发上,直奔主题:“西弗勒斯,我的媚娃祖先觉醒了!”
黑魔王的皇家药剂大师严厉地皱起眉头:“你这个马尔福家族没有加入媚娃家族。”
那一代人一直醒不过来?”
“西弗,别问这个。”想了想,还是觉得说的不好听的白金贵族们,已经打消了朋友们的好奇心。
“我现在需要一种压制制媚娃血统的魔药,我知道你以前研究过这类的话题。”
  虽然毒舌但非常懂得隐私权的魔药大师仅仅是用他的大鼻子喷了一下气,
  就没再深究:“你就为了这事毁了我一锅顶级魔药!”
  当卢修斯的声音猛然出现在他家的时候他正在熬一锅非常困难的魔药,
  梅林知道他挑这时候就是怕有人打扰,巨大的响声害得他将蟾蜍皮多加了0.1克,毁了他的魔药!
  “我有自己的理由!”西弗勒思不了解魔法生物才会觉得这件事情的保密是无所谓的,
  但这封信要是落到有心人的手中,完全是一场灾难,只要联想一下当天马尔福家发生的大事,
  就可以很轻易的得出是什么让他的媚娃血统觉醒的!这会成为马尔福家族最大的弱点!
  “西弗,需要什么材料,让猫头鹰给我一封信—作为我的酬谢和道歉。”
  铂金贵族诚恳的口气显然让魔药大师的心情好了那么一点。一想到那些可爱的材料,
  他甚至觉得那一锅魔药毁的其实也不是那么没有价值。
  还没有成为害死心上人间接凶手的魔药大师从某一方面来看还是有那么一点可爱的。
  他从沙发上站起来,用魔杖指路,顺利的到达了壁炉前:“马尔福,
  药的事情我会在两天之内给你答复,再见。希望下一次你不会再让这种没脑子的事情发生!”
  铂金贵族对于魔药大师一如既往的毒舌没什么大的反映,
  明白自己的问题十之八九没什么问题了的卢修斯怀里抱着自己刚刚出生的伴侣,
  好心情的调笑了一下:“也许你还需要对我的儿子说声再见!”
  已经准备离开的魔药大师迅速回身的举动满足了铂金贵族的恶趣味,
  意识到这一点的斯内普先生毫不客气的嘲讽:“难道马尔福家的掌舵者跟那些傻乎乎的人
  一样被喜悦冲昏了头了对一个婴儿说‘再见’!”
  拿了一把飞路粉,魔药大师的身影消失在壁炉升起的绿色火焰中。
  当然,铂金贵族没有忽略他的最后一句话—满月的时候,我会带礼物。
  点个赞都那么困难T^T
  赞
  –来自助手版贴吧@风时雨声皆为梦 客户端
  暖暖暖
  暴露的秘密
  尊贵的铂金贵族近来很倒霉,当然从某些方面来说,这是甜蜜的倒霉。
  一夜没有睡的卢修斯马尔福使劲甩甩脑袋,把自己从一堆粉红的跑跑中挣脱出来,
  死命的将自己的视线从那个熟睡的小铂金贵族天真纯洁的脸上移开,
  瞪着天花板,不由得咒骂了一声:“该死的!”
  铂金贵族的烦恼这个正睡的美美的婴孩一无所知,这样的对比让卢修斯大人更加郁闷,
  更何况这样的烦恼还是由于这个小屁孩引起的。
  显然现在的铂金贵族还没意识到更大的麻烦还在后头,睡着的宝宝是听话的乖巧的安静的,
  可要是这小东西醒了呢
  “哇哇哇――――”午后的时光是悠闲地,
  马尔福花园中美丽的孔雀优雅的舒展着尾羽向孔雀小姐求爱,
  这震天的哭却吓得它一阵激灵,全然失了它的风度,
  被惊吓的孔雀不由抬起头看向哭声传来的方向。
  马尔福庄园之主,铂金贵族卢修斯马尔福的卧室。
  以优雅和尊贵著称的卢修斯大人此时正手足无措的抱着怀里那个哭的淅沥哗啦可怜兮兮的小豆丁,
  豆大的眼泪让铂金贵族的心不由自主的跟着纠起来,
  头一次当爸爸还碍于他现在的状态没有召唤仆人在一旁看着的卢修斯显然是没主意了,
  皱着眉头轻声的哄着这个小小的人,铂金贵族的脑筋开始飞速的运转起来—显然的,
  现在不能召唤仆人过来,就算召唤了在他的媚娃血统影响下,那些人估计什么也做不了;
  也不能把小孩放在床上然后他回避了之后让人来照顾,
  那样他不能保证回头感受到他伴侣身上其他人的气息后,会不会做出什么失去理智的事情……
  最终敲定自己来的铂金贵族非常效率的花了大价钱匿名邮购了最齐全的育婴大全,
  用了最快的传递方式,在5分钟后接到了这一套书。小婴儿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可把铂金贵族心疼坏了,拿到书的那一瞬间,他以最快的速度拆开,
  大脑充分的利用起来,一分钟之内,他找到了他家小宝宝可能哭闹的原因。
  将书平放在小宝宝的旁边,铂金贵族按照书上所说的步骤将小孩的尿布揭开,
  白嫩嫩的小屁屁瞬间映入眼帘,手上的动作顿了一下,
  铂金贵族艰难的伸出手确认了一下小孩屁屁是否干爽—-顺便检验了一下小屁屁的手感,
  在得到不是因为这个之后,铂金贵族飞快的将小宝宝按照原样包好。
  然后开始冲泡邮寄来的顶级奶粉,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的卢修斯马尔福颇有一些手忙脚乱的感觉
  —当然这里面有一些心不在焉的原因,谁让他刚刚跟伴侣进行了一次‘亲密的’的接触呢
  好不容易将奶粉给孩子灌在奶瓶中喂到嘴边,看着小孩叼着奶瓶,
  小嘴一动一动的喝的香甜,铂金贵族长舒了一口气,
  不由得感叹起来:“这年头,养个孩子真不容易啊……”
  想自己好歹也是跟着Dark Lord运筹帷幄的一人,现在居然差点被这么些小玩意给难住!
  看着小东西粉嫩粉嫩的脸颊一鼓一鼓的动的可爱,
  铂金贵族坐在床边不由得看的有些痴了,魔法生物的本能就是这样的东东,
  人家好好一个手段高超的狡诈贵族,楞给扭曲成这么一个对着个刚出生一天的婴儿痴痴傻笑的样子,
  背景还是一幅小花翻飞的景象。
  小孩吃饱了,微微吧唧了一下小嘴,眼睛一闭(他有张开过吗)又睡着了。
  可怜的铂金贵族刚刚清醒过来的神志又因为这么一个看起来可爱无比的小动作迷惑了。
  就这样沉醉在他伴侣‘魅力’中的铂金贵族在小孩旁边一坐就是半天,
  直到魔药大师特有的冰冷声音传来:“马尔福,这是你要的!”非常个性的直奔主题,
  厌恶一切虚伪客套的魔药大师带着黑色的眼罩,使一瓶灰色的药剂悬浮在半空中。
  铂金贵族几乎是以感激涕零的眼光看着那瓶魔药的,魔杖一挥,
  半空中的药剂快速的出现在他手里,非常信任好友能力的铂金贵族豪爽的一仰头将药剂灌了下去。
  “恶……”好像发臭发酸的大蒜味道雷倒了口味一直挑剔的铂金贵族,
  他将怀疑的眼光递给把握好时机摘下了眼罩的魔药大师,“亲爱的西弗,
  我非常有理由相信你是趁机为你那锅魔药报仇。”那味道,真是……灾难。
  假笑着回视,魔药大师的口气中充满了不怀好意:“怀疑朋友可不是斯莱特林的作风,
  而且,告诉你一件很不幸的消息,马尔福,这药剂只能维持5天,
  我想你必须每5天来上这么一次!希望你有穆迪那样贴身带酒壶的好习惯。”
  可以在‘好’字上加了中音,斯内普这简直就是□裸的调笑。
  魔药大师非常明显的落井下石让铂金贵族陷入了无限的郁闷当中,当然,
  当他将视线落在小铂金贵族身上的时候,他的心情又多云转晴了。
  事实上他满意的发现,这药显然连他的本能也抑制住了,那种花痴的行为他已经能控制在理智之内了。
  魔药大师顺着铂金贵族的视线看到了那个小小的婴儿,
  他稀疏的铂金发色让他迅速的明白了这小婴儿的身份,
  他视线稍微顿了一下—惊异了一下小孩子的柔软和幼小,稍后他露出了感兴趣的神情。
  看到好友这幅样子的铂金贵族心下一动,将小孩抱在怀里,递给魔药大师:“西弗,要不要抱一下”
  魔药大师有些意外的挑眉看了一眼微笑的卢修斯,
  从大鼻子中喷出一声嗤笑:“怎么,马尔福,有了儿子之后就迫不及待的像孔雀一样炫耀了”
  尽管这样说着,魔药大师还是没有抵抗的住小婴儿的魅力—莉莉已经结婚,
  他可能终其一生也不会爱上第二个女人,孩子大约是无比遥远的事情。
  于是他伸出手,学着铂金贵族的样子准备接过孩子,然而—
  铂金贵族却抱着孩子退后了好几步,避开了魔药大师的接触,
  那急退的样子简直是把魔药大师当成了洪水猛兽了。
  魔药大师的脸上换上了典型的斯内普式脸色,冰冷冷的开始嘲讽:“马尔福,
  你是在拿我开心吗”话音刚落的斯内普看见了铂金贵族脸上如梦初醒的样子,
  他顿了一下,然后开口,“还是,拿我实验什么东西”以前他对媚娃可谓了解不多,
  但是为了研究抑制媚娃个性的魔药他可是特意的找了关于媚娃的资料来看的,
  返祖现象的触发一般都是有条件的……
  铂金贵族察觉到了魔药大师在他和小铂金贵族之间游移的视线,
  不由得苦笑一声:“不愧是西弗。我确实在做一个实验,
  检验一下你的魔药能把我的媚娃本能压制到什么程度……”
  “看来不怎么成功,是吗”魔药大师轻声的接了下去,然后他不耐烦的一挥手,
  “马尔福,伴侣对媚娃的吸引力是本能,媚娃对伴侣的独占欲同样是本能,
  你知道什么是本能吧魔药还没有万能到能把本能给完全泯灭的程度!”
  看着这一对()甜蜜的样子,魔药大师不由得想到了莉莉,他暗恋多年的心上人,
  他未果的初恋……然后他突然发现铂金贵族脸上的表情傻得可以,
  越发的不待见这人高兴—
  “马尔福,我记得你以前说过孩子出生,请我来做他的教父的。”
  带着明晃晃的不怀好意,魔药大师轻声的提醒到。
  铂金贵族愣了一下,黑线!要是小龙成了斯内普的教子,
  那他要是和小龙在一起了,岂不是……
  矜持的抬起下巴,铂金贵族拿出他的大贵族姿态:“西弗,斯莱特林对朋友要厚道!”
  好吧—魔药大师耸肩:“两倍的魔药材料!”
  卢修斯马尔福身体一僵,咬着牙点头:“成交!”
  除了一口气的魔药大师心情良好:“马尔福,给你一个建议,
  你媚娃本能抵抗训练最好提上日程,要是你不想让人抓住马尔福的弱点的话,
  魔药我会进一步改良。”两倍的魔药怎么也得让人家觉得物有所值。
  果然,铂金贵族的脸色好了一些,他向魔药大师点头表示谢意:“西弗,谢谢你。”
  “行了!”不擅长应付这种状况的魔药大师状似不耐的挥挥手,然后转身向壁炉走去,
  “我的魔药时间要到了。”
  绿光一闪,魔药大师的身影消失在火焰中。
  “马尔福家族多谢你的考虑周到。”铂金贵族适当的表现了一下感激之情,
  不管怎么说,这个人至今为止所表现出来的气质和风范以及能力都是典型的大家族培养成功的例子,
  这样的人如果真心真意帮助马尔福家族绝对是马尔福家族的幸运。
  瞥了他一眼,纳西莎冷淡的说:“不需要,我只是要保证我的徒弟能用上最好的设施,
  勤奋就能克服一切这句话通常都是用来安慰人心的,起点高至少能让人少走很多弯路!”
  被噎了一下的铂金贵族没有露出不悦的神情,他只是微微的点了头:“那么,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英国对角巷 巫师的购物天堂
  在鼎鼎大名的妖精银行古灵阁旁边,坐落着一个华贵的商店,
  中世纪宫殿式的造型让第一眼看到它的人产生一种这是某个贵族名下别墅的错觉。
  这就是莉莉丝夫人的商店。
  莉莉丝夫人的商店是专门为贵族服务的奢侈品商店,一直延续了几百年,
  在这里面任何珠宝首饰,锦衣华服,精致的配饰,质量上乘的保养品……
  只要是贵族们常常需要用到的,这里一应俱全,
  甚至于莉莉丝夫人能保证这里的每一件商品都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
  这位夫人对进入商店的每一件物品挑剔的态度完全可以算的上是严苛。
  就是为了莉莉丝夫人商店商品的独一无二和贵族专用,
  那些家事显赫的贵族或者代他们来购物的下仆在挑选物品时候的首选也是这件口碑优良的商店。
  铂金贵族与他的伪妻子纳西莎童鞋抱着可爱的德拉科小包子驾临了莉莉丝夫人的商店,
  大贵族马尔福的显赫名声让莉莉丝夫人亲自出来为这位铂金贵族服务,
  贵族圈中谁都知道,卢修斯马尔福,一直都是Derk Lord最看重的大人。
  伪纳西莎童鞋非常尽责的把一个迷恋珠宝的贵妇人演绎的淋漓尽致,
  搞得铂金贵族都开始怀疑是不是此人上辈子就是一个真正的伪娘,
  对于女人的珠宝真的有莫大的兴趣,
  瞅瞅那个正兴冲冲摘下一条不满意的试戴蓝宝石项链接过莉莉丝夫人手中另一条黄钻的伪妻,
  铂金贵族嘴角一抽,这伪娘眼光还不错,这商店里最漂亮的几条钻石项链可都在莉莉丝夫人手上了,
  自然最漂亮也就意味着这些东西的价钱也是顶尖的,
  绝对是能让普通的巫师家庭主妇看了放声惊叫的程度。当然,
  这些钱对于马尔福家也只是九牛一毛,卢修斯童鞋也只是单纯的为对方绝顶的演技有些惊叹而已。
  “纳西莎,你喜欢就成。”懒洋洋的重复着自从进店之后几乎是每隔3分钟都要说一次的话,
  铂金贵族开始觉得此人是不是在耍他,原来的纳西莎都没有她这么挑剔!
  伪纳西莎童鞋为了马尔福先生的冷淡退却了一些热情,
  刻意的带着些不满接着试戴那些各种各样的宝石戒指和项链,
  然后估摸着时间也该差不多了之后,纳西莎开始做最后的扫尾工作,
  芊芊玉手一指:“我要这个,这个,这个……和这个。”
  莉莉丝夫人脸上挂着得体的微笑,一边将马尔福夫人看重的物品装在精致的首饰盒中,
  一边和铂金贵族攀谈:“马尔福先生,这几天从东方来了一批丝绸,
  还有东方婴儿专用的,一指叫做肚兜的衣服,适合夏季的时候穿戴,贴身柔软,很适合小马尔福先生。”
  肚兜……铂金贵族总算是感兴趣的挑了挑眉头:“那一些样本过来。”
  “好的,请您稍等。”有礼的暂别,莉莉丝夫人起身去了内室,趁着这段时间,
  伪纳西莎立马恢复了再家里那种冷漠轻淡的样子,瞅着铂金贵族似乎对于那件‘肚兜’挺期待的样子,
  伪妻眼中稍微浮现出一些笑意:“肚兜确实很适合德拉科这个年纪的小孩子,嗯,会很可爱。”
  伪妻的说法让铂金贵族的期待度升高,然后,
  他看见了莉莉丝夫人手中捧着的衣物—-精致柔滑的白丝看起来高雅纯洁,
  还泛着圆润的荧光,近乎菱形的丝绸布薄如禅翼,上面用美丽的丝线绣着条莹红的游蛇。
  穿上去一定很舒服,铂金贵族看到这件东西的第一眼就确定了,
  他单手执起肚兜,抖落开来,然后,铂金贵族满意而又不满意的发现,
  这确实只是一片丝绸,要是他的小龙穿上了这件所谓的‘肚兜’,那么,
  他可爱的小龙不就被看光了!但是……同样的,他也可以看……
  于是乎,衡量了一下的铂金贵族伸出两个手指:“给我准备20件,不同的尺寸。”
  小龙宝宝在外人面前多穿一层就好了。
  此时的小包子童鞋还无知无觉的正在睡觉,那副香甜的可爱样子让铂金贵族宠爱的亲了亲他的脸颊,
  浓浓的父子情让莉莉丝夫人不由露出会心的微笑:“马尔福先生,这是您的商品。”
  没有伸手去接,铂金贵族仅仅是打了一个响指,一直隐身在一旁的家养小精灵迅速的现身,
  接过了莉莉丝夫人手上精美的盒子,并将一个小小的牌子交给了她。
  “莉莉丝夫人,老规矩,古灵阁112号金库,妖精们会为您服务。再见,女士!”
  向莉莉丝夫人点头告别,马尔福夫妇一家人准备离开了,然而,
  就在这时原本吵杂的对角巷却突然鸦雀无声,巫师们自动的靠着路两旁站好,
  拿出魔杖横在胸前,鞠躬—
  铂金贵族楞了一下,能让巫师们做出这样举动的只有那个人—-Dark Lord Voldemort!
  展开全部
  媚娃的恶作剧 txt全集小说附件已上传到百度网盘,点击免费下载:
  内容预览:
  吾之后世子孙,必继承吾之血脉遗愿,
  汝之血管中不得掺杂外族的血统,
  不论是巫师,龙,或是妖精,甚至精灵。
  使吾媚娃之美貌得以在每一个后代中体现,
  不论是巫师,龙,或是妖精,甚至精灵都无法逃脱,
  此乃汝之财富,亦乃汝之束缚
  若汝违背了吾之遗愿,
  汝将为此得到惩罚,
  失去吾族天生的力量,失去吾族最宝贵的资格。
  但吾终究仁慈,留下取回汝所失去的希望,
  除非汝之契约伴侣与汝血脉相承,
  汝血脉相承之契约伴侣为汝。
  ######
  少年卢修斯放下马尔福家族流传下来的羊皮纸,挑起一个讽刺的笑:“血脉相承的媚娃永远不可能成为彼此的契约伴侣,这个‘希望’只是一个恶作剧而已!即使遇到灵魂伴侣也不知道又怎样,马尔福家从不缺少爱人!”随手将这张羊皮纸扔回他原来呆的地方,拥有媚娃血统的铂金世家小继承人踩着优雅的步伐离开了。
  但,亲爱的,这真的只是恶作剧吗
  飞天中文
  近期部分图片章节出……
  需要别的再问
  展开全部
  已发送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知百科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anqunjs.com/32784.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6477906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