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姓名常识

帕赫贝尔的卡农变奏曲(这里竟还隐藏这样的秘密)

帕赫贝尔的卡农变奏曲(这里竟还隐藏这样的秘密)【每个弹钢琴的人都会遇到的关于灵魂的三个问题】你学了多少年了你过了十年级了吗你会玩大炮吗“没学。没考。我从来没听说过。”嗯,提问者口中的“大炮”99%指

帕赫贝尔的卡农变奏曲(这里竟还隐藏这样的秘密)
生活常识
【每个弹钢琴的人都会遇到的关于灵魂的三个问题】
你学了多少年了
你过了十年级了吗
你会玩大炮吗
“没学。没考。我从来没听说过。”
嗯,提问者口中的“大炮”99%指的是约翰帕切贝尔(John Pachbel)的《D大调卡农与吉格》的衍生作品,其中最受欢迎、最经典的版本,乔治温斯顿改的c大调《帕赫贝尔卡农变奏曲》,当之无愧。
“大炮”其实是一种音乐作曲技法,是一种复调音乐。不同声部的旋律反复叠加,相互伴随,呈现出一种又一种的效果。这种手法在古典音乐中并不少见。比如著名的贝多芬第五交响曲《命运》就采用了这种手法【意想不到
还有一个有趣的说法,佳能是复印机的第一制造商,这似乎和“音乐复读机”佳能有着某种神秘的联系。
原创歌曲:帕克斯贝尔,由乔治温斯顿改编
钢琴型号:罗兰HP605
音源:斯坦威大钢琴(Logic Pro X)

欢迎关注up的其他作品~
[动漫时尚]
只有我的铁路: av33163608
柠檬: av38973514
我真想大声说我爱你——灌篮高手OP1: av51159284
说不哭: av68686329
残酷天使行动计划-新世纪福音传道者OP: av71120347
[古典]
Richard clayderman, av47950052
肖邦《a小调华尔兹》: av65344083
肖邦降e大调夜曲: av . 66170248666
肖邦e小调前奏曲: av . 66926333363
肖邦《c小调华尔兹》: av67892012
白天,炽热的太阳已经落了大半,空气终于褪去了凉意,但蝉依旧唱个不停。
女孩收回了她在远处的定焦,板着脸从一张旧沙发上站了起来——不知道是谁把沙发留在了那栋还没建好的废弃建筑里,然后就离开了。沙发虽然旧了,但是很干净。她花了整整一个下午把沙发搬到了楼顶。她每天都在听音乐,看书,看星星,盯着远处公路上来往的车流。
这个“家”虽然只有一张沙发,一张桌子,几件杂物,但她大部分时间都待在这里,不会有人出现,也不会发生什么,只有她一个人。这是唯一能让她感觉好点的方法。心理医生说她的情况不适合继续上学,需要治疗,但她拒绝了。退学手续已经办完,但是我还要再去学校拿回属于她的东西。
女孩把盒子放在膝盖上,靠在窗户上,让马车摇摆。夏日的风从一辆汽车的窗户吹进来一股熟悉的味道,就像一个装满冰汽水、热巧克力和樟树叶的罐子在它的脚下被猛烈地打碎。傍晚的余晖抚着她脸上的绒毛,极其安详温暖。她真的希望时间在这一刻冻结。和她自己在一起,这一刻她会有一个永恒的梦想。
之前到学校的时候,学校已经结束了,热闹的校园很快就凉了,只剩下死气沉沉的教学楼和枝叶繁茂的大树一声不吭的站在原来的位置上,冷得可怕。教室里没几个学生还在打扫卫生,但没有人因为她的到来而停止工作,更不用说和她说话了。这很好,她想。
但是后来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顺利。下了一半楼梯,她手里的盒子碎了,所有东西都掉了一地。男孩从楼上下来,看见她弯腰捡东西。
“我觉得不会有女生看《三体》。”男孩捡起地上的书,笑着递给她。她拿着书,不理她,继续收拾东西。男孩环顾四周,然后离开了。就在她想着怎么回去的时候,男孩手里拿着一个盒子跑了回来:“给你,你应该很需要。”她接过盒子,默默地说:“谢谢。”然后我拿着东西就走了。
她以前没见过男生,但她现在想不出来的是他的长相:帅气的脸,干净的短发,眉毛尖得像个笔头挂在眼睛上。他笑起来像冬天微弱的阳光,清新温暖。
她摇摇头,自嘲地笑了笑,这没什么。
失去太阳后,灰色的天空迅速变暗,路上的行人开始稀少。不远处稀疏的房屋灯火通明。女孩退后一步,在沙发上坐下。
“《帕赫贝尔的卡农变奏曲》,你很喜欢吗”她吓了一跳,转过身去看站在她身后的男孩。她笑着指了指手机。男孩立刻意识到了什么,说:“别误会,我只是路过的时候碰巧看到你在这里,所以我好奇地走过来看了看,如果你介意的话。”她转过身去。虽然她没有因为他的出现而感到任何不适,但她不想说话。看到她不回答,男生放弃了继续问的想法,转而说:“如果你明天有空,放学可以来学校吗同意就来,不同意就别来。然后——我要走了,再见。”
在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女孩只能听到钢琴、昆虫和她自己的心跳。天上的星星在远方闪烁,在她眼里越来越亮越来越清晰,似乎渐渐溶进了她的心里。
男孩静静地站在学校门口,眼睛很快从人群中找到了她。就是那种微笑,像一组足以使主旋律黯然失色的和弦,出现在了张清秀的脸上。他什么也没说。他拉着女孩的手,向学校跑去。女孩吓了一跳,但她没有挣脱。他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难以形容的感觉。
小礼堂里一片漆黑,只有观众上方的灯亮着,投射出微弱温暖的光。他拉着她的手,走到第一排,指着中间的位置说:“坐在那里等我。”
没过多久,舞台上方的大功率聚光灯突然亮起。当她再次看着她的眼睛时,她看到那个男孩直直地看着。坐在舞台中央的三角钢琴前,微笑着看着她。尽管有强烈的预感到,但当第一个音符响起的那一刻,她仍心头一颤。男孩微笑着,继续弹奏下去,每个音符都如流水般从他修长的手指下淌出,没有一丝的生疏。她看着他弹琴的样子,泪水不住地从眼角滑落。
  《帕赫贝尔的卡农变奏曲》是她生病前最喜欢的曲子,这首原用于婚礼的曲子陪伴着她度过了数不清的不眠之夜,他以为自己永远也听不到现场演奏了。生病后她身边的每个人,每件事都会使她难受。每天醒来后痛苦就会如潮水般向他袭来,摧枯拉朽地冲走希望和快乐,留下空荡荡的,一无所有的心房,任由痛苦侵蚀着。再后来她索性不睡觉,睁着眼望着浓稠得足以让人窒息的黑暗发呆。她觉得自己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折磨了,她想要解脱,想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男孩伸出手擦拭她脸上的泪珠:“你别哭啊,我弹得不好么对不起,对不起,对。”女孩伸出手把男孩紧紧的搂在怀里,呜咽的从嘴里吐出两个字:“谢,谢。”
  终于,他的心里不再是只有痛苦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知百科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anqunjs.com/32942.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6477906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