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姓名常识

如何对对联(悄悄告诉你这里面的秘密)

如何对对联(悄悄告诉你这里面的秘密)对联叫对联,俗称对。它凝聚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是中国文化的瑰宝。也是文人和普通人经常互唱的一种艺术形式。要做好对联,必须掌握对联的规律。也就是说,对联必须字

如何对对联(悄悄告诉你这里面的秘密)
ネ盽?
对联叫对联,俗称对。它凝聚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是中国文化的瑰宝。也是文人和普通人经常互唱的一种艺术形式。
要做好对联,必须掌握对联的规律。也就是说,对联必须字数相等,词性相对,平斜,句法相同,否则不能称为对联。
一、相对词性是指上联和下联对应的词必须有相同的词性,即名词对名词,动词对动词,形容词对形容词。例子;从大海到地平线,云就是岸;爬山是雪的巅峰(峨眉山万年寺盟)。
第二,语义规则,也就是说天是对的,雨是对的,大陆是对的,等等。
三、平仄是汉字中的四声,平仄对应阴阳,斜仄对应上声。比如西南云气来衡越,又平又平;日夜,在江声下,洞庭平而平。
如果你能掌握以上几点,加上你深厚的文化背景,你就能很好地对齐对联。
2007年3月5日12:33一栋
天对地,雨对风。大陆面向天空。山花对海树,红日对天空。雷昏昏欲睡。太阳向着天空落下。风高,秋白,雨不好,夕阳红。牛和女人在银河系周围,两个obsidians在东西方争斗。十月的边缘,瑟瑟的霜惊大队;第三个冬天,河上有一条长长的雪鱼和冷翁。
江到汉,青到红。于波反对雷公。烟楼到雪洞,月宫到天宫。云,太阳?孟。拉山洞与彭宇相对。星如箭飞,月如弓吐。夷旅者遇梅雨,池亭人赏荷风。茅店村门前,明月落林鸡吟韵;在板桥路上,双清锁定了马的行踪。
山对海,中国对歌。四曰vs三公。宫花对禁柳,鹅对江龙。颐和园,广寒宫。捡绿色回答问题。庄周梦成蝴蝶,赵飞熊。当北方的风停止了夏天的风扇,就省去了南方窗帘里冬天的干燥。鹤舞池头,玉帝残仙月;凤翔舞台,紫笛吹落佳人。
第二个冬天
早上到中午,夏天到冬天。当天送到高等法院。青春对白天,库珀对松树。垂钓者,锄头。鹤对龙。凤冠珠闪烁,玉质细腻。三元才千顷,一品万分。在花萼楼之前,李贤正在整理国脉;在沉香亭旁,焦阳善于糟蹋边风。
清至淡,薄至厚。暮鼓与晨钟。山茶花vs菊花,烟锁vs云印。金莲,玉莲。绿衣大战绿锋。早汤先配酒,晚菜配李超。唐成为千能蝶,剑社成龙。武侠浪传,性荒诞女神庙;代宗遥望,子子孙孙列丈夫峰。
众多对简单,重叠对沉重。意思是懒到无心。仙翁之伴释,道法之伴儒。花会燃烧,草会愈合。舞动的蝴蝶和疯狂的蜜蜂。几根君子竹,五棵大夫松。与三大宗师灭项,禹继承尧,杀四凶。花园内,风景无穷;边境的路人,连烟草都感慨。
三江
奇偶性,只有对。大海面向长江。金盘vs玉灯,宝烛vs白银?朱漆槛,碧纱窗。舞蹈音调与歌唱音调相反。韩星推马武,夏剑作品?介于。四个接受国家的皇家服装,三个建立高城市,所有的敌人投降。横凤凰台,潇洒秦;斩蛇夺权,英雄汉刘邦。
面对面,喜欢庞。一步步对抗徒弟。为朱停下来,懒得放在心上。灯火通明,月亮最窄。带头飞?池骏马,花园树皮村?酒精的量使琼的脸颊微微发青,但香味不如玉
亲来赞,砰来砰去。萤火虫?是的,丝绸。长袖轻裾,灵芝曹睿。怀旧,断肠诗。嘴对腰。云中有熊和老虎,天上有凤凰。玉庙挂橘柚千年,瑶街盖茅茨三尺。朱湘有烟,腰下的玳瑁笼是玳瑁;海棠雨过天晴,脸上泪痕分明,胭脂湿漉漉。
争取权利,寻找权利。葛根vs栀子。仙风正骨,天道正人。颛顼剑,博朗椎。经线和经线对分支。他尊重人民和财产所有者,尊重皇帝。希望可能希望走得远,但心忙马晚。金屋闭关,笔赋茂林;玉楼建成后,记载了徐长谷的否定词。
武威
善与圣,对与错。觉奥与神威相对。鱼书为鹅,草屋为柴飞。鸡会唱歌,野鸡会飞。红色瘦对绿色胖。举杯邀月饮,骑马踏花。黄盖可以成为赤壁,而陈平可以理解危险。太白书馆,瀑泉三千尺;孔明拜庙,古柏参天四十周。
葛反对贾,葛反对魏。摇摆与站立。燕滩到邵浦,景居到一卫。詹鸿渐,挑冯飞。虎榜vs龙旗。罗金秀在他心里,嘴里满是幸福。坦荡豁达,御容高,暗哑。灭项兴刘,狡兔死狗灭;拒魏,屯军回卧龙。
衰落到繁荣,密集到稀少。祭祀朝鲜人的衣服。鸡窗倚雁塔,秋榜倚春钹。燕子矶武夷巷。久别重逢。田字真的很温柔,很优雅,在美德上也很光荣。蟠桃紫阙归金母,李凌红尘成玉妃。霸王军营,父单鑫撞玉斗;长安酒市,堕落仙人交换银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我的立场。如果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天,大约有5000到7000种不同的语言,不到4000种书面语言,不到100种高度成熟的书面文学,其中中国文学无疑属于最重要、最有特色、最成功的一类,这是一件值得真正骄傲的事情。
汉语修辞作为文学语言的必要组成部分,从小学教育开始就出现在汉语教材中,似乎很简单,让人忽略。而最深刻有趣的语文修辞,对抗,却在高考前的训练后被抛在了脑后。
这难免令人遗憾。
-书面手稿-
中国文学中的对仗修辞能力已经通过聚焦对联得到了检验。
所谓对仗,即修辞——结合两句字数相同、语法结构相同、词性相同、层次相反的话,几乎对应了汉语的每一个特点:汉语是一种以单音节词为主的稀有分析语言,而汉字是一种更为稀有的语素文字。敏感地说,汉语的结构和字数异常自由,形式顺序异常清晰,而汉语则非常清晰。称总是最能唤起形式美感的。
  “浴兰汤兮沐芳,华采衣兮若英。”、“揽大薄之芳?兮,搴长洲之宿莽。”,早在先秦文学中,对形式对称的追求就已经露出端倪;“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就其深”,而促使这种形式对称不断走向精制和成熟的,是从秦汉到六朝持续发展的骈文,骈即对称。
  尤其在南北朝时期,文学走向了骈俪骄奢,人们追求辞藻华丽而使得声律学兴起,体现在诗歌上,就是不仅词汇要对应,连平仄格律都有精细的讲究,古体诗因此向着律诗转变。
  当政治上长久的动乱结束于繁荣的初唐,“物华天宝,龙光射牛斗之墟;人杰地灵,徐孺下陈蕃之榻。雄州雾列,俊彩星驰。”“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骈文达到了成熟的顶峰,近体诗也走向了成熟。
  风急天高猿啸哀,渚清沙白鸟飞回。
  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
  万里悲秋常作客,百年多病独登台。
  艰难苦恨繁霜鬓,潦倒新停浊酒杯。
  杜甫创作了大量七言律诗,律诗在颈联与颔联中使用严格对仗的模式到此达到了成熟。不难发现,对仗弱于叙事而长于写景,这就自然而然地发展出了“石路萦回九龙脊;水光翻动五湖天。”、“清风明月本无价,近水远山皆有情”、“近簇湖光帘不卷,远生花坞网初开”、“绕堤柳借三篙翠,隔岸花分一脉香”,这样与园林融为一体的楹联。
  不过对仗绝不仅仅是字数一致就完了,还要句子结构一致,词形一致,同时不许同字相对。
  所以《春江花月夜》的前两联就没有对仗。“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这千古名句也没有对仗。
  但是红尘和绿叶也不是工整的对仗,因为名词对仗格外严格,讲究同类同门或者临类临门——习惯上,中国诗人把所有名词大致分为十类二十五个门,“尘”是第二类的地理门,“叶”是第五类的花草树木门,所以如《笠翁对韵》“蟠桃紫阙来金母,岭荔红尘进玉妃。”
  尤其是歌舞、声色、珠玉、老病这样本来就常常连用的同门类词,用出来就是最工整的对仗。
  但是诗酒、人地、兵马、金石这样虽然不同门类,但是也常常连用的名词,也能构成最工整的对仗
  而且都作为否定词,副词不和形容词无也可以作为工对,这虽然导致了下一个词性不同,但也可以原谅。
  同时,叠字必须对叠字,连绵字必须对连绵字,颜色必须对颜色,数字必须对数字,一个最经典的例子,清梁章钜《楹联丛话》载,杭州西湖花神庙里的“莺莺燕燕翠翠红红处处融融洽洽,雨雨风风花花草草年年暮暮朝朝”。
  所以在理想的情况下,对仗应该字字工整,连平仄都一一相反,并且总是以平声结束下联。
  但在理想情况之外,又有许多特例,如王维“少年曾任侠,晚节更为儒。”,晚节的节是气节的节,但是这里用时节的含义与年相对,所以对仗只看字,不看语境,这样对仗的照样工整。
  甚至谐音都可以上阵。这两种情况就称为借对
  作为一个极端的例子,张之洞在陶然亭宴饮,有客人出上联“树已半寻休纵斧”,另一个客人对出“萧何三策定安刘”,张之洞则对出“果然一点不相干”,几乎字字借对,这种高端技巧,就叫无情对了。
  当然,对仗作为修辞是文学的手段而非目的,对对联固然要追求最工,但如果涉足诗词,苛求对仗工整只会把一个意思说两遍,这样的合掌对反而是诗家大忌。相反,如杜甫“众水会涪万,瞿塘争一门。”为了语句通顺合拍,连语序都可以颠倒,这样的错综对是宽对中相当常见的形式。
  “裙拖六幅湘江水,髻挽巫山一段云。”
  “昔看黄菊与君别,今听玄蝉我却回。”
  正所谓“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熟悉种种修辞,乃是为了在灵感涌现的时候总能以最恰当的方式捕捉它们——这才是一种文学语言堪称博大精深的缘由。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唯知百科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wanqunjs.com/33648.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46477906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